人生得意须尽欢

【雷安】门的记录 其一

*现趴分手后文学

*极度ooc随便吧


20X2年2月1日 0:00

大年夜。

时年安迷修和雷狮分手后的第五年,两人已经搬走很久。房子长期空置,在鞭炮骤然炸响,整个世界一片喧嚣的夜里安静着,不发一言。门前干干净净,没有任何喜庆的色彩,没有对联、没有“福”、也没有“年”。属于这扇门的时间仿佛停滞了很久。

安迷修步履蹒跚地扶着电梯门,整个人醉醺醺的,他刚从一个酒局脱身,喝得太多神思不太清明。上出租车时他看到夜空里一朵一朵绽开的炫目烟花,酒精使他昏昏沉沉,他自己都没留意脱口而出的小区名字并不是他如今的家。

安迷修眯了眯眼,再次把钥匙对准了钥匙孔。还是插不进去。锁与匙型号不对,......

【瑞金】夏日十分

*学趴暑假短打


暑假第十天,金提着一口袋颜色鲜艳的冰棍在门口喘气,他已经拆了一根香橙味的含在嘴里,冰棍化得很快,金吃得更快,他又咬下来一口嘎吱嘎吱嚼着,拍门喊:“格瑞!”

格瑞把门打开,金游鱼一样灵活地往里钻,汗珠和冰棍的水珠甩到格瑞手臂上:“快快快,冻冰箱。”

金脱凉鞋只要一步,缩出来光脚就踩进卫生间,凉水哗哗冲脚。客厅没开空调,金光脚钻进卧室时脱掉了上衣,就穿一条短裤,空调风罩到他头上,满身的汗珠都被沁得发凉,舒服得直叹气。

格瑞叼着一根蓝色冰棍坐在地铺凉席上,电视机开着,薯片刚拆封,半个冰镇西瓜旁边有两把勺子。见他推门而入,格瑞甩给金一张白毛巾:“擦汗。”

金两三下吃干净冰......

【瑞金】深夜来客

*原作向 初赛时期

*瑞金only 主角小队友情向


“紫堂!!”

“金!别管我了,你快逃!”

紫堂幻被高大魔兽一把抓在手里,一面镜片碎裂,他感到握住自己的爪子不断加力,喉头腥甜,眼前世界摇摇欲坠。

“我才不会丢下同伴……!”金咬牙切齿地对紫堂幻吼道,“坚持住紫堂!我这就来救你!”

他只来得及擦掉挡住眼睛的血,一手握成拳立刻冲上去,矢量箭头一往无前,金高高跃起,扑向魔兽身体。他小腿被魔兽鳞甲划出很长一道血口,金不知道痛似的,一个又一个箭头撞向魔兽腹部。

魔兽吃疼,爪子松开,把紫堂幻往外一抛,恼怒地把金甩在地上,低头去咬金。

紫堂幻被三个小斯巴达接住,慌......

【瑞金】Addiction

*成瘾,又名《格瑞戒烟实录》

*现趴双总裁

*同居但恋人未满()

*未成年人请勿吸烟


凌晨三点,格瑞点了第二支烟。夜色很浓,暗红一点似深黑幕布被火燎出的洞。格瑞吐气,烟雾涌出,模糊微弱月光,他的半张脸朦朦胧胧,下颌线条隐没在雾中,再吸气时显现,紫眼睛很平静地看着前方。

金从黑暗的室内向外看,只看见沉沉的黑暗里,月光照向格瑞的脸。月光在云雾中显形,格瑞的淡紫色眼睛是夜晚唯一光亮。四周更加黑下去。

推开阳台门,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,未出口的“格瑞你回来啦”胎死腹中,金第一眼看到烟雾,被刺鼻烟味呛得小声咳嗽。月被云推出一半,于是金借着月光看清格瑞雾下的眉眼,冷淡得和烟草燃烧后的白烟浑然...

【瑞金】点燃魔杖

*瑞金日活动文

*HP paro

*有删改


格瑞父母去世那年,魔法世界被浓烈的阴云笼罩,狂风、暴雨、火焰、战争,整个世界一团糟,就连重重保护下的霍格沃兹都难免受到影响,气氛压抑。

格瑞在这个糟糕的时机决定转学到德姆斯特朗,走的那天下了几年难见的大暴雨。不怀好意的黑魔法在其中搅动,风和雨受到魔力漩涡影响,格外强烈而具有攻击性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,掀翻霍格沃兹的打人柳。四年级的格瑞提着手提箱,任由狂风风卷起他的衣角,他孤身一人走出霍格沃兹,背影拉得很长,背挺得很直。他握紧手里的魔杖,用力到几乎要把魔杖折断。

金逆风从后面骑着扫帚追出来,雨把金浑身打湿,他的魔杖正在施展“荧光...

【瑞金】禁止条例(1)

*瑞金日快乐


*学趴恋爱搞笑文


*ooc!


上课铃响的时候走廊传来哐哐当当的跑步声,格瑞刷题的笔一顿,微微抬了眼角,余光正看到金冲到门口抓着门框喘气,“报告!”金气喘吁吁地说。


金从格瑞身边走过,时值春末,金身上的热气简直是提前蒸发掉了本就所剩不多的春天,格瑞感觉像是有一团移动的蒸汽火车开过去,定格在自己身后冒烟。


金一口气灌了半瓶水下去,格瑞面无表情地在记笔记的间隙背着一只手敲金的桌前,课桌小幅度地一震,金放下水杯深呼吸,再喝已经放缓了喝水速度。


大课间刚结束,又是集合跑操又是赶着吃早餐,这节是英语课,第一节课犯完困,坚持完第二节课,又该犯困了。金也不知道......

【雷安】失重

*很软很软的科幻 主要是幻

*科的成分来自网络和电影

*安迷修生日快乐

*全文9k


—正文—

【蓝天时代】

2200年,雷狮翻过天台围栏,踩在天台最边缘,两个臂弯卡住围栏缝隙,固定住身形,背轻松靠着围栏,半个身体都悬空。他站在一个很高很危险的位置,学校的最高处,最狭窄的仅能容纳一步的墙。一个不慎就会从二十楼掉下,粉身碎骨,但雷狮很从容地远眺,看得比任何人都远。

雷狮很享受这种危险边缘的真实感,近乎强烈的活着的感觉。他的大脑在示警,雷狮不想管。风很轻,头巾在身后扬起很远。

天台门被人猛然“砰”地顶开。“喂,同学!”有人这样喊着冲向雷狮,“不要想不开啊!”他顺着雷...

【雷安】感觉失灵

*原作向兽化

*写都写了


“雷狮,别动。”安迷修说。

其时雷狮被安迷修摁倒在沙发上,安迷修凑近来嗅雷狮的味道,鼻子以一种极快速的方式扇动,雷狮视线往上瞟,越过安迷修严肃的绿眼睛,捕捉到安迷修毛绒绒的头发里同样毛绒绒的两只狗耳朵,那两只耳朵也在不住地轻微抖动,频率和鼻子一样,把细小绒毛抖到空气里。

“干嘛?”雷狮语气并不很好,随即他看到安迷修的右边兽耳在他说话时翻开又合上,棕色耳朵里的白色绒毛从他眼前一闪而过,没忍住跟着挑了下眉。

“好重的血腥味,你受伤了?”安迷修严肃地顺着雷狮的脖子往下嗅,从锁骨贴着闻到小腹,隔着雷狮的紧身衣伸出舌头舔了舔。

太痒了。雷狮直接掀开安迷修站起...

【雷安】rapper不要谈恋爱

*速打 很粗糙 别带脑子看

*爽文 都是编的!

*雷狮生日快乐!

*rapper间不要谈恋爱因为吵架真的得battle


第十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。手机屏幕在角落亮了又暗,暗了又亮,来电显示“傻子骑士”四个大字,而十万八千里之外,手机的主人手握麦克风试音,明显对手机丢失一事毫不知情。

beat从效果挺差的音响传出来,雷狮只花两秒就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从音响杂音、现场噪音直接拉进他的舞台。雷狮开口freestyle,语速很快,歌词很炫又很脏,踩了beat每一个能踩和不能踩的点,简直听得人爽得要魂飞魄散。他抬手摁住耳麦,球灯旋转着打出二十道移动的紫光,照...

【雷安】解药

*原作向:雷狮撞见安迷修诅咒发作

*有删改

*本来是雷安日贺文(


安迷修已经想不起来第一次和雷狮相遇在哪里、又是什么状况,等他意识到的时候,他的眼睛、心脏、手脚已经不完全受他理智的控制,眼睛会不自觉地在人群中找到雷狮,然后会同手同脚地走过去,心跳会加剧,手会握不稳剑。因为这些缘由他分了心,被魔兽钻了空子,受伤,但并不严重。

雷狮与他擦肩而过,有时候是一个人、有时是四个人、有时隔着神色各异的人群。雷狮有时候很多话,他揶揄地说:哟这不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嘛,今天也在多管闲事吗,或者冷冷地说:安迷修,别挡路,要打我也奉陪。

而现下,雷狮语带惊异和嘲讽:“安迷修,这是怎么了,这点小伤就打倒...

1 / 11

© 煊渫 | Powered by LOFTER